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行业资讯

肖仲:酒店业“营改増”真的是减税吗?

核心提示:   5月1日是”营改增”实施的日子。上海多家国际酒店因”营改增”而提升服务价格,此事惊动了财政部、税务总局及上海本地的旅游、物价和税务等相关部门。涨价行为受到了中

  5月1日是”营改增”实施的日子。上海多家国际酒店因”营改增”而提升服务价格,此事惊动了财政部、税务总局及上海本地的旅游、物价和税务等相关部门。涨价行为受到了中央和地方的合力打压,相关部门还通过合力打压来强力宣示,”营改增”实为减税而非增税,是惠民利国的重大改革。

下面谈谈我的看法。

1、”营改增”导致税负的增与减

  过去将流转税分为增值税和营业税,与朱镕基总理的分税制改革密不可分。分税种收税既关系到所谓的”分别收税”(即中央和地方分别收取增值税和营业税),也充分考虑了企业经营管理的性质和财务核算的方式以及税收征管的方便。客观地讲,是比较切合实际的。征收营业税的企业多数都是以劳务成本为主,并没有什么原材料进项的服务类企业,比如餐饮服务业、工程施工类企业、科研开发和设计类企业等等,他们都是靠脑子和双手挣钱的,能有多少进项成本呢?对他们收取营业税还是增值税在税基上并没有什么差别,真正能引起税负增减的就是税率。5%的营业税改为6%的增值税(以酒店业为例),其实就是税基未变,税率提高。

  “营改增”对缴纳增值税的一般纳税人而言至少在表面看是减税了,因为这些企业的旅差和部分消费开支过去不能作为进项抵扣增值税,现在可以了,过去购置房产不能抵扣增值税,现在也可以了。如果说过去的营业税票不能抵扣增值税对一般纳税人是一种不公平,那么”营改增”之后统一缴纳增值税对一般纳税人而言就算是一种公平考量。

  总体上看问题,”营改增”之后国家的税收总额到底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这有待时间检验,毕竟服务业、研发企业和第三产业的产值占GDP的比重是在持续上升而非下降。财政部和税务总局说”营改增”会减少税收约6000个亿,这恐怕也是一种假设与猜想。我倒是认为,很可能会增加6000个亿甚至更多。道理很简单,一般纳税人主要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实体企业,这些企业基本上都处于大面积减产甚或停产的状况,对他们减税也好增税也好,总之是不可能收到多少税收了。而服务业和三产仍处在发展阶段,受经济下滑的影响相对要小很多,对他们”营改增”实际上是税基(总规模在增长)和税率双增长。

  此外,”营改增”也意味着地方财税收入进一步减少,中央财税收入进一步增长。因为过去的营业税属于地方征收,现在也变成中央征收了。

2、”营改增”对酒店业税收影响的实况分析

  酒店业客房部分的成本主要有房租水电、装修装饰、室内设施和人力成本,无论是在征收营业税的时代,还是在征收增值税的时代,这些基本都是不能抵扣税收的,尤其是针对中小企业而言。

  “营改増”到底能否改变税基,关键看有没有、有多少可抵扣的进项,那些可抵扣的进项在税收实务操作中又是否真的能够得到贯彻与落实。所谓可抵扣进项,说白了就是可以取得增值税票的支出项。

  我们先不看“营改増”所关涉的企业,就过去一直就是缴纳增值税的一般纳税人而言,除了能出具增值税票的进项(如生产设施、设备和能出具增值税票的大宗商品)外,占生产和经营成本很大比例的水电油气及人力成本通常并不能作为进项抵扣。人力成本主要是工资和资金一类发给员工的报酬,员工是不可能给企业开具增值税票的,当然无法作为进项抵扣。

  水电油气等能源项目虽然开支巨大,为什么通常也不能作为进项抵扣啊?因为提供水电油气的企业通常并不能给消费者提供增值税票。大型企业,通常能够直接同供电、供水、供油、供气等企业签订长期采购合约,要求这些企业出具增值税票,并用于抵扣增值税。但是,许多中小企业都是在工业园区租赁厂房,其水电支出通常是园区的物业统一管理,供电、供水公司只对物业售电、售水,再由物业公司对园区企业销售。不管供电、供水公司给物业公司出具的是不是增值税票,物业公司只能给园区内企业出具不能用来抵扣税收的普通发票,这其中的原因在于物业公司是缴纳营业税而非增值税的企业。此外,中小企业的油气开支也通常拿不到加油站和加气站的增值税票。我们许多人都开车,经常去加油或加气,他们什么时候给我们提供过增值税票啊?

  所以,多年以来,许多中小企业的水电油气开支都是无法获得增值税票的,并因此享受不到进项抵扣。对酒店业而言,道理是一样的。可直接向供电、供水、供油、供气的企业采购所需的大型酒店或许能够得到增值税票,而那些有中间物业公司中介行为存在的小型酒店,同样不可能获得可用于抵扣的增值税票。

  可见,”营改增”之后,酒店业一类服务企业的税基不会因进项抵扣而发生变化,尤其是相对中小企业而言。总体上看,税率当然是提高了,可这减税从何减起呢?

  酒店餐饮部分除了上述成本以外,还多了一个原材料的进项成本。我们知道,餐饮业的原材料都来自于蔬菜批发市场或菜市场。除了一部分鲜肉或肉制品可以来自大型肉联企业,能够索要进项税票之外,绝大部分原材料均来自批发市场的农户直销或菜市场的个体经营商贩,是不可能有进项税票的。没有可抵扣的进项税票,减税又从何说起?

  当然,”营改增”之后,因为增值税计算方式的原因导致税基有很微小的变化,但这个变化也是很微不足道的。比如:酒店营业额为100万,按过去征收营业税应收税负为100万*5%=5万元。按增值税税率6%计算,税基由原来的100万变为100万/(1+6%)=94.34万元,应缴税收为94.34万*6%=5.66万元。这一算就很明白,实际税负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所以,说增值税降低了税基因而减少税负是不切合实际的。

  此次“营改増”涉及的企业不只是酒店业,还有许多以劳务成本为主的服务类企业,比如教育培训类企业。教育培训类企业其实在一年前就已经作为试点开始“营改増”了。我调研了两家教育公司,一家在武汉,一家在北京,都是在一年前开始“营改増”的。早就试行了“营改増”的这两地两家公司的真实情况是,“营改増”之后不存在任何可抵扣进项,只是改变了税率而已。两地的税务部门也是如此明确地告知两家公司的,“营改増”只改税率,没有进项抵扣。这就是“营改増”后税收实务操作的真实情况。这样的“营改増”到底是增税还是减税啊?

3、增值税抵扣的链条必须是闭环系统

  “营改増”因抵扣进项得不到落实而导致企业不能减税而是增税的现实,其实关涉另一个话题,即增值税进项抵扣的链条到底是给企业以活路的“闭环系统”,还是给企业以死路的“开环系统”。

  “开环系统”与“闭环系统”是借用工业自动化控制的术语。所谓“开环系统”,即没有形成循环回路的、断开的控制系统。所谓“闭环系统”,即形成了循环回路的控制系统。

  无论是过去缴纳增值税的一般纳税人,还是如今“营改增”的企业,如果像园区物业公司这样一些只缴营业税的中间企业仍然存在(此次“营改增”之后,仍然存在大量企业还是缴纳传统的营业税的,包括物业公司在内),毫无疑问,企业的开支进项就很可能无法获得可抵扣的进项增值税票,这对他们是极其不公平的。要知道,受此不公待遇的恰恰是中小企业而非大型企业,包括酒店业也一样。

  “营改増”要真正做到给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减税,就必须给企业的进项抵扣设计一个可链接式抵扣的“闭环系统”。

  此文在两天前发出之后,许多专家学者都说我的观点不客观,因为水电油气等项目是可以抵扣的,可抵扣就能减税。可是,这些专家学者恐怕只知道理论和政策的理想状态,并不知道税收操作的实务和实况。

  当然,“营改増”的政策精神到底是什么,税收实务上到底应该怎么操作,各地方或许还有一个消化的时间。那些本应该用于抵扣的进项为什么在现实中不能实现抵扣,因而使“营改増”变成了加税而非减税,这关系到增值税抵扣进项的系统设计问题。这个系统设计的目标应该是我所说的“闭环系统”而非现实中的“开环系统”,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二者的差别是真减税还是真増税的差别,甚或是搞活与整死的差别。

4、以酒店业为例说说”营改增”影响有多广泛

  首先说对一般纳税人的”减税效应”。一般纳税人如果想将旅差过程中的住宿费用用于增值税抵扣,那么出差人员就必须向酒店索要增值税票,这意味着今后的酒店必须开具税控机打增值税票。过去那些只开具普通税票的酒店就必须转型升级了,没有转型升级的恐怕客源会减少。而档次高一点的酒店固然能开具增值税票,但他们不可避免会像希尔顿等酒店一样通过提高房价来转嫁税负成本。这也就意味着,一般纳税人为了使住宿费用能够抵扣税收而不得不接受比过去更高的房价。那么,对一般纳税人而言,这到底是减税还是增税呢?

  其次,我们来看看对酒店业的下游供货商的影响。前面讲了,酒店业只有餐饮部分的原材料进项可抵税,他们必然逼着下游供货商开具增值税票。酒店业的下游供货商是谁?是菜市场的个体户,是批发市场的农户。毫无疑问,过去只交点摊位费和按月定税的个体户和农户不得不变为企业法人,以便能开具增值税票。所以,宏观上看问题,”营改增”无疑会将税收的触角伸向广大的农村,对种养殖农户开征增值税。这与已实行了好些年的农民免征农业税的政策是否背道而驰?

  如果允许种养殖的农户仍然享受免费待遇,不强制他们变成企业法人,以便能给上游企业开具增值税票,那么我上述的所谓进项抵扣的“闭环系统”设计就没有可能实现,增值税收的合理性就存在根本上的漏洞。

  就如同朱镕基总理当年的分税制改革一样,任何税制改革都会给市场和经济带来广泛而深入的影响。在现有增值税可抵扣项目不改变的情况下,”营改增”到底意味着什么呢?就个体而言,税基因可抵扣进项的不能落实而不会有什么减少,税率却是明确提高了的;对社会整体而言,税基总规模将会随着增值税规模的扩大而无限扩大;对政府而言,无疑是税基税率双增长,税收总规模也将跟着增长。

5、光简单地”营改增”是远远不够的

  税收的合理性及其存在的前提是对利润收税,这是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的常识。无论是什么样的经营者,企业也好,个体户也好,生产也好,服务也好,只有赚到钱了才应该交税。真赚到钱了,交税是天经地义的。没赚到钱而要交税,是天不经地不义的。营业税也好,增值税也好,印花税也好,教育附加也好,其他各种杂税也好,都是只向生产经营的行为和过程收税,而不是向生产和经营的结果收税。这本质上就是只管收税不管企业死活,所以都是流氓税。

  中国的税制改革,最急需的是回归税收公平和税收正义。即使不能一步到位,学西方只收所得税和财产税,也应该在增值税可抵扣项目上进行改革,既应该实现可抵扣进项的“闭环系统”设计及其税收实务操作,更应该扩大可抵扣范围。比如,企业生产经营中的租金、工资和”五险一金”等巨大的人力成本,是否应该纳入可抵扣项目?所谓”增值”,如果不考虑客观存在的巨大成本,它还算是真实的增值吗?

  税制改革的目标首先应该是考虑民生,其次是考虑企业的生存,不能只考虑政府开税源,扩税基,增税率,敛财富。民生不保,企业不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此文在《经济学家告诉你》上首发后,许多专家学者对我的一些观点提出了质疑。质疑的焦点集中在”营改增”后,酒店类服务企业的水电油气等进项到底能否抵扣增值税。因此,我对文章进行了修改和完善,以便能对此问题作出回应。

编辑:yxcf.org

视觉焦点

©2006-2016 www.yxcf.org 印象赤峰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蒙ICP备1300098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