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原创

家有“傻妈”

  王中贤 作品

  我的母亲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在我的情感世界里,母亲却是我的玉皇大帝!早年由于受家庭条件的限制,母亲没读过几天书,可是母亲的生活经历却非常坎坷……

3(1).jpg

  母亲是个能吃得苦、扛得住磨难的人。在母亲十五岁的时候,我的外婆因为生小舅难产大出血,母亲亲历我外婆死在自家的土炕上。此时的母亲,没等她从丧母的巨大悲痛中缓过神来,便接过外婆的衣钵。外公不会带小孩儿,只会干农活。白天黑夜母亲一个人抚养挨肩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此时的小舅只是十个月大的婴儿,大过小舅两三岁的老姨也只是不懂事的孩子。有时小舅夜里哭闹,母亲就一直抱着他到天亮。母亲无形中承担起“长姐如母”的角色,艰难的支撑着这个不幸的家庭,直到母亲22岁出嫁。

  自从母亲和父亲结婚,她便从一个“苦窝”迈向了另一个“穷窝”。父亲兄弟姐妹九个,在那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年代,加上最能挣吃粮的爷爷在我母亲没过门的前一年染病去世,这个家拮据到什么样子,可想而知。母亲过门后不久,便另立门户单独过日子了,分家时只分得一口锅、两副碗筷、一个柜子、二斤半小米和一大碗莜麦炒面(母亲没要那点儿粮食,第二天回外公家借的小米和炒面)。另外分得最多的是欠人家六千多斤粮食债,还有叁仟七百多元的钱饥荒(由我大伯和我父亲各承担一半),不难想象这么多债意味着什么。所以从那时起直至我上初二时,我们全家用十八年才逐渐还清外债。(以我大哥13岁——初一辍学,放羊当小羊倌,15岁远走黑龙江大兴安岭林场打工为代价)

4(1).jpg

  贫苦的生活没有打垮母亲,她一面照顾娘家的三个弟弟妹妹,一面和我父亲过着艰难的日子。瘦弱的身体加上多年的身心劳累,终于让她在生我的月子里病倒了。从那时起,母亲26岁开始大把的吃形形色色的西药片,喝奇形怪状的中草药熬出的苦药汤—直到今天25年了。命苦的母亲没有真正过上一天好日子。

  母亲是个勤劳能干、忠义持家、坚强乐观的人。由于母亲好强的性格,在贫苦的日子里,我没发现她为生活流过泪,或抱怨什么。她只是每天默默地干着农活,操持着繁重的家务,家里家外打理的井井有条。日子虽然很穷,母亲却想尽办法让哥哥和我每天都穿的干净整洁—虽然衣服上有很多补丁,鞋子上有几个颜色。他用一个又一个不眠的夜晚纳着千层底,翻新着破旧的衣服。曾经在没有粮食吃的两天两夜,母亲不停的纳鞋底,用以排挤饥饿和恐惧,父亲则在一旁不停的流泪。迫于生活,从小就懂事的哥哥在1989年农历2月2日,不满15周岁的他远走近千公里去黑龙江农场打工,直到当年腊月25日才回家。在进入腊月的每一天,母亲都因为哥哥外出打工跟父亲打嘴架。在那一年母亲因为想念他的儿子,不知哭过多少回,有时我在夜里被母亲的哭泣声吵醒,我只有在心里暗暗发愿—长大挣好多钱,一家人不再分开。

  2004年,我和哥哥都已成家,虽然还是每年外出打工,但生活还算过得去。可母亲由于积郁多年的病痛和繁重的农活,薄弱的身体不堪太久的重负,在这一年得了抑郁症。本来就病怏怏的身体,这次彻底垮了。7月份的一个暑天,我和老婆带着3岁的女儿又回老家看望病中的母亲。在吃午饭时,母亲有些无心下咽,但她不时的叮嘱我一些话,还老是摸着我女儿的手,欲言又止,我以为她是因病心里难受。午休时,她也和我们一样躺在炕上休息,但是没有睡意,眼里噙着泪花,并且不停摸着我女儿的手,除了母亲我们都睡着了……忽然有人在我家大门外大声呼喊救人,我惊醒了。我的一个表爷爷说我的母亲在井里——我懵了,脑海里一片空白。好在天不绝人,母亲被邻居们救上来,身体并无外伤,只是冰冷的井水让母亲瑟瑟发抖。那之后,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严重的抑郁症使他以后近十年里出现了几次自杀行为。病情严重时母亲曾经不会饮食,而且不认识自己的两个儿子——后来母亲的病情好一点……

  直到今天,母亲成了‘‘傻妈’’, 只会吃饭睡觉,还有就是断片儿式的想念她的儿孙们,虽然经常说不对名字。为了这个家,母亲把自己的青春年华默默的消耗殆尽,自己却留下无尽的病痛。看着现在的‘‘傻妈’’,回想当年那个精打细算、做事干练,有超强毅力的母亲,我和大哥都觉得亏欠母亲的实在太多,心里真的很酸涩,自怨难平!

  我知道,我应该努力发现母亲身上的闪光点,应该尽心尽力的去爱母亲,应该把母亲的经历讲给我的后代儿孙们听。

  娘!您能感受的到吗?

 

  2014、2、25 3点20分

编辑:印象赤峰

视觉焦点

©2006-2016 www.yxcf.org 印象赤峰网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蒙ICP备13000981号 |